云上恩施APP客户端
恩施电视台公众号
云上恩施公众号
恩施电台公众号
首页 > 正文
恩施这位村书记,双肾衰竭晚期,输液时还放心不下工作
2018-03-02 21:21 云上恩施

要不是脖子上有一团白纱,他看起来和健康人无异,双眼囧囧有神,说话铿锵有力。

年仅41岁被诊断为双肾衰竭晚期

刘卫是齐岳村的一位党支部书记,年仅41岁却被诊断为双肾衰竭晚期,唯一的治愈办法是做肾脏移植。白纱布包着做血液透析的伤口,每两天做一次,一做就是三四个小时。

村民杜五生在病室看望刘卫

2月27日早晨九点左右,刘卫的病房来了第一位探望者——杜五生,齐岳八组农家乐“轩云农庄”的老板,“你为村里面做了那么多贡献,不管怎样我们都要来看望你,了解下病情,再给村民们说下,让他们放心!”

没说两句,话题就转到杜五生农家乐的用水问题上。齐跃村位于柏杨坝镇西北部,和云阳龙缸接壤。由于地下水资源的严重匮乏,祖辈靠天吃水,饮水问题一直是该村的老大难。

担任村支书后,很大程度解决村民用水问题

刘卫担任村支书后,修建了大量蓄水池,很大程度解决了村民的用水问题。但是农家乐对水质和水量的要求都较高,蓄水池根本无法满足。刘卫协调了靠近龙缸景区的云顶酒店,“卖水”给附近的农家乐。云顶酒店有自己的渠道饮水,水源相对充足,但是38至40块一吨的价格仍让大部分户主望而生畏。

“我昨天还在跟云顶酒店那边联系,价格问题还在进一步协调。也正在计划通过政府自己建修自来水,让大家用上干净卫生、价格合理的水……”说到激动处,刘卫双手挥舞,连在手背上的输液管在空中晃荡。

村里修建的蓄水池

血压高达270,医生说再不来人就不在了

“病没好之前要以养病为主,工作什么的都先放一边……”在病房查看病情的杨医生看到三句话不离工作的刘卫再三叮嘱,要好好养病。

“好的,谢谢杨医生!等我病好了还是要继续把这些事情做完,兑现对村民的承诺……”在医生面前,刘卫脸上紧张的神情才稍有缓和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。

杨医生在病房检查刘卫病情

刘卫是在2017年腊月二十二下午入院检查的。早在两天前,他就感觉到了身体严重不适。腊月二十晚,村里两弟兄打架,他处理纠纷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回家。当晚躺在床上,感觉呼吸都困难。“那晚我抱着妻子哭,人不行了,奄奄一息……”刘卫回忆当晚的场景眼眶微润。

第二天一早,其弟刘海江就准备开车来送他到医院检查,但是刘卫坚持做完工作,直到下午两点才入院检查。当时他的血压已经达到270,检查完医生第一句话就是“你这么高的血压你如果再不来就医,你人都不在了!”

其实早在2017年8月,刘卫就出现起床时恶心干呕、走路喘息严重、面部浮肿等症状。周围同事和村民都提醒他去检查,他并不在意,“我一直都精干得很,又没哪里疼,肯定没问题!”直到齐山草原修旅游路,刘卫每天去现场督促施工,爬上坡都特别吃力,他才意识到身体真的有问题了。但一直没抽出时间去检查,最终拖到腊月二十一。

工作中的刘卫

村民都对他赞不绝口

“刘书记为我们村付出太多太多,路修到了家门口,修了蓄水池,不然现在还在吃天楼上的水……”

“要是刘书记没病的话,已经用水泵把水直接接到家里了……”正在蓄水池边挑水的村民周刚说。

“好人呐!有时候有点事找他,他自己开车到街上帮我办……”一个老人感慨道。

周刚在蓄水池边打水

村里唯一对他不满的是自己的弟弟刘海江

村里唯一对他不满的是自己的弟弟刘海江,“他当个‘官’,自己家人、整个队的人都跟着遭殃!”刘海江介绍,刘卫无论什么事都是先把别人的弄好了再解决自己的,现在齐岳村几乎所有组都建了蓄水池,就他自己所在小组还在吃水塘的水。

刘海江家的饮水池塘

当然,弟弟的不满只是口头抱怨,兄弟情深才是他的真实想法,“就是把房子抵押出去贷款,也要救回哥哥的命。”

值得庆幸的是肾脏移植的成功率为70%,目前最大的困难是60万的巨额医疗费。从腊月二十二到大年三十,从利川市中医院到重庆西南医院,再到武汉同济医院,刘卫和他妻子一起辗转多家医院,家里仅有的3万元积蓄已经花光。武汉同济医院的医生见他们家庭条件不好,从节约出发,让刘卫转院到利川中医院做样本分析,然后送过去,等待肾源和配型。

希望刘书记快点好起来!我们等他回来!

“老百姓信任我,也关心我……现在我生病了,但我还是想把没完成的事做完,想病早点好起来,按照原来的计划把村里的事情做到,因为我对村里人承诺过。”刘卫坐在病床上说出自己新年的愿望。

来源/云上恩施、指间利川

责编/孙跃

编辑/陈畅